這些彩柱快速的變粗#催情藥購買 #迷藥購買     DATE: 2018-07-27 10:59

這些彩柱快速的變粗,變壯,在超過身體之後,速度驟然壹增,如飛箭般直射而下。
 
    幸虧歐陽松瑞提醒的早,式神媧的虛影身子已經縮小了不少,並跳到了那殘存的建木上。
 
    這道彩柱直接插入了那終極的嘴中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姜子牙要幹什麽了,他是要再造壹個玲瓏之眼,他要將自己當做陣眼。”歐陽松瑞激動的喊道。
 
    “齊成,終極由我來封印。第六座門,就靠妳了。”
 
    這時,我的耳邊傳來了姜子牙的聲音。
 
    “玲瓏,我來陪妳了。”
 
    姜子牙大吼壹聲,沖著那西王母的方向深情壹望。
 
    這壹吼中,顯示出了姜子牙的思念之苦。
 
    這壹望中,包含了姜子牙對西王母最深切的愛。
#催情藥購買
#迷藥購買
    而這,就是兩千年來,西王母心甘情願作為玲瓏陣眼的所有回報。
 
    姜子牙是可以不死的,他幾乎擁有了永恒的生命,但他為了陪伴西王母,將自己活葬在了蛟龍之頭中,在這裏陪伴著他的摯愛。

迷情藥,迷藥配方,迷幻水

    也許西王母在那玲瓏之眼中會陷入絕望的輪回,但姜子牙何嘗不是經受了千年思念的苦楚。
 
    現在,姜子牙更是自我犧牲,再做了玲瓏之眼,誓要與那西王母朝夕為伴。
 
    也許這兩個人,此後永遠不能再說壹句話,但這份陪伴,才是生命中最珍貴的永生。
 
    在姜子牙自我犧牲成為陣眼之後,那所謂的天之蒼眼,直接穿過了金色漩渦,順著那姜子牙的身體,直接沖入了終極的腹中。
#催情藥購買
#迷藥購買#催情藥購買迷情藥,迷藥配方,迷幻水
#迷藥購買
    這時,那終極的身體宛如被石化壹般,定立不動了。
 
    我撤去了式神,將胖子他們放了出來。
 
    這時的歐陽松瑞已經虛弱的很,我連忙刺破了自己的手臂,將鮮血滴入了她的口中。
 
    但這時,#催情藥購買
#迷藥購買我的眼中卻閃過了壹道紅芒。
 
    擡頭看去,只見那姜子牙的胸口處,有壹物正在閃動。
 
    紅頭惡鬼符。
 
    只見那紅頭惡鬼直接沖出了姜子牙的胸口,直奔此處而來。
 
    我擡手壹抓,可那紅頭惡鬼符卻以極度刁鉆的角度,插著我的手掌,落在了歐陽松瑞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哈哈!人之終極,沒想到妳這個老朋友居然逃過了那壹劫。”
 
    這時,歐陽松瑞的口中傳出了壹陣粗獷的男聲。
 
    “妳是誰?”我大喝壹聲。
 
    “呵呵,我是誰?”歐陽松瑞輕蔑的壹笑。“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誰,但那些道族的人都叫我‘終極’。”
 
    “妳就是終極?”我當即驚道。

迷情藥,迷藥配方,迷幻水